美大选博彩投注额超“世界杯”决赛有人重注千万美元押特朗普赢

线下就不用说了,绝大多数国家的“居家令”将赌客关在了家里,赌场那种人流聚集的地方纷纷关门,暂停营业。像马来西亚的云顶集团(全球知名的赌场运营机构),都不得不宣布:今年全球员工减薪20%,副总裁以上的高级管理人员减薪50%。

线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说并不影响赌客们的下注操作,但是作为主要博彩标的的各类赛事急剧减少,要么直接取消,要么赛程缩短。

在美国,博彩并不违法,但是禁止开展以“总统大选”为标的的政治博彩——因为担心这对大选结果造成影响。

但,这并不影响美国人民的博彩热情,他们纷纷投注设在英国、巴拿马或者加勒比地区的各个小岛上的大选盘口。

或许是疫情赋闲在家的无聊,刺激了欧美甚至全球赌客的胃口,今年美国大选的博彩投注量大幅增加。

根据Smarkets对包括英国博彩集团GVC控股、博彩公司立博、Paddy Power和DraftKings等知名博彩公司以及一些大型私人或地下盘口的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22日,本次美国大选的全球投注量超过了67亿美元,其中美国公民投注金额超过了10亿美元。

这两项数据都超过了所有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单场投资额,Smarkets的记录中,2018年世界杯决赛的全球投注额大约是52亿美元,美国2020年“超级碗”(美四大赛事之首的职业橄榄球总决赛)的总投注额36亿美元。

不仅如此,今年的大选博彩投注额相比起2016年,足足提升了1倍多,成为历史之最。

值得一提的是,和往年不太一样,今年绝大部分博彩公司的分析报告赔率看好都与民意调查一致——倾向于拜登会赢。不少博彩机构甚至给出了各大州的最终结果预测,而且准确率非常惊人。

从上图可知,在美国51个选举州中,三家博彩研究机构预测结果的错误数量皆控制在2个以内,准确率最高的Smarkets更是只猜错了一个——佐治亚州,目前依然未最终确定结果的州,也是特朗普三次要求重新计票的州。

截至目前,媒体所爆出的两单最大赌注——在英国博彩公司下注了1000万美元的一个美国人和在巴拿马私人博彩公司下注了500万美元的一个英国人,全部都押特朗普最终获胜。

一直在密切关注着这次政治博彩的法新社认为,不管此次大选最终尘埃落定谁是下一任总统,博彩公司都会比以往更赚,这主要是因为这次大选拖的时间比以往都长。在没有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所有赌客们的赌资都会放在博彩公司的账户中,时间越长,产生的时间价值越多。

查了一下,不少博彩公司目前除了依然可以投注这场大选之外(特朗普的赔率下降了10%,也就是说在博彩公司严重其获胜几率提升了10%),还有另外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盘口预测。

一个是“特朗普是否会平和离开”(以美国法定交接日是否正常履行程序为判断),“会”的几率比“不会”的几率仅仅高出20%。

另一个是“2024年拜登是否会连任”,鉴于届时拜登已年过八旬,所以“会”的几率只有23%,而且预测在2020年之前其支持率将下降到34%。另外,其搭档哈里斯在2024年继续当选副总统的几率降到1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