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绽放热情奔放的光芒

我去塞万提斯广场的时候是清晨,大街上有疏疏落落的行人,看那不急不缓的劲头,竟比游客还悠闲。这个城市还没苏醒,晨光映在安达露西亚式的暗红色小楼上,凝着一种沉甸甸的华美质感。

马德里,在西班牙文里的意思是“妈妈快跑”,想想真匪夷所思。马德里的市区多数是老城区,没有太多规划的旧楼房参差散落在太阳门广场的四周。它带着欧洲小城惯有的那种满脸写意,各色各样的街市在懒洋洋的5 月阳光下舒展着筋骨,就这么松垮垮地,有点儿满不在乎地摆给人看。

站在慕名已久的塞万提斯雕像底下那一刻,心里觉得很安静。静静追忆着与堂吉诃德一同狂想历险的时代,即使苹果树下的农家女永远缺席,依旧十分浪漫。坐在高台椅子上的塞万提斯神情庄重,晨光中西风瘦马,几乎能听见出征的号角,催促风尘仆仆的勇者去赴永不停息的战斗。

这是梦想里奔放激烈的西班牙,杂乱、松散、眼花缭乱,女孩子虽不穿大红大绿的阔摆荷叶裙,鬓边也没插玫瑰花但毫不妨碍空气中流淌着莫名的艳遇氛围。

我想,这就对了,噌噌噌,铿锵催人的斗牛曲,这才是西班牙的东西。我不远万里地来了,它在面子上好歹也该热情地敷衍我一下,而马德里偏不。它面儿里面儿外都在宣扬自己不是巴黎那样具有标志意义的资深旅游名城,像个随随便便家常打扮就上街的野女郎。

天空是西班牙惯有的那种晴空,白鸽衬托出的蔚蓝,地下有如国花石榴般火红的街市,全是大片大片整的色块。这的确是个色彩纯净到让人紧张的城市,虽然这里的人们生活得漫不经心。

我在人头攒动的5月街头四处张望,想寻找跳弗拉明哥舞的蛇腰女郎。朋友却说,现在这种传统热舞都在舞厅里跳,去看要花100欧银子。在马德里,因为城市建筑色彩的鲜明纯粹,会让人恍惚竟觉得色块之间的空气都被抽干,时不时想大口呼吸一下。这是梦想里奔放激烈的西班牙,杂乱、松散、眼花缭乱,她们的女孩子虽不穿大红大绿的阔摆荷叶裙,鬓边也没插玫瑰花但毫不妨碍空气中流淌着莫名的艳遇氛围。

我跟朋友打趣,说花钱去全西班牙最著名的拉斯温塔斯斗牛场,哪怕就闻闻传说里西班牙的野味儿也值得。这是城市里节奏最激越的一个所在,万人斗牛场每到周六周日就场场爆满。最鼎盛是下午时分,午后的光线针针入骨,坐在群情激动的场馆里,只觉得杀气腾腾地向身上袭来。外国游客都跟我一样神经紧张,动辄高声尖叫我肯定,这不是适合每个女性的节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